页面导航栏

Vast, Warm and Elegant

珊瑚礁危机

 

大堡礁——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珊瑚礁,位于澳大利亚的东北海岸。这绵延2000多公里的庞然巨物,居然是由一只一只小小的腔肠动物,珊瑚虫建造起来的。这些软软的小虫,一代一代地在这里生活,在它们的体外分泌出坚硬的硬壳,日积月累,就形成了这坚硬又磅礴的珊瑚礁盛景。珊瑚礁为多种鱼和海洋生物提供了栖息地,同时这些海洋生物也让珊瑚礁生长的更加健康。不过最近,大堡礁连同世界各地的珊瑚礁都在遭受危机的考验。

澳大利亚的大堡礁,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大堡礁能幸存吗?

关键问题 Essential Question:珊瑚的健康是怎样影响珊瑚礁生态系统的?

DYING 奄奄一息:大堡礁处的珊瑚正在遭受“白化”的威胁……

THRIVING 生机勃勃:当大堡礁处的珊瑚处于健康状态时,这里是一派五彩缤纷的景象……

2016年3月,生物学家公布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大堡礁中93%的珊瑚都遭受着“白化”(Coral Bleaching)的威胁。科学家认为很多珊瑚都会变白,然后失去生命的活性。夏威夷大学的水生生物学家(Ruth Gates)露丝.盖茨说:“这是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珊瑚白化事件。”

 

A Heated Problem 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白化问题”说的是海水的温度升到比之前高时,高水温的海水会让珊瑚虫的生活出现问题,接下来,与珊瑚虫共同生活的虫黄藻也会受到影响离开珊瑚虫,珊瑚的颜色来自于虫黄藻,而虫黄藻一旦离开,珊瑚就变成了原来自身的白色。这还只是表面现象,从深层次来看,珊瑚虫和虫黄藻的共生关系是相互依存的:珊瑚虫为虫黄藻提供庇护所,虫黄藻为珊瑚虫提供食物。虽然珊瑚虫自己也进行捕食,但高达90%的营养,仍然需要虫黄藻为其提供。

 

当水温过高时,珊瑚虫体内的虫黄藻们就受不了了,只好逃离。没有了虫黄藻的珊瑚虫,只剩下了白到透明的组织。“共生关系被破坏,珊瑚礁就开始白化了。”盖茨说。

 

由于全球气候极端化,海水温度较之前提升了很多。太平洋海域还会出现厄尔尼诺现象,这就让情况变得更糟了。这些综合因素导致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又长期的珊瑚白化现象,这一轮白化始自2014年。

 

Hope for Corals 珊瑚的希望

 

当“白化现象”发生时,整个珊瑚礁生态系统都会受到影响。珊瑚的繁殖会出现问题,变得非常脆弱容易发生病变。珊瑚的生态承载能力会出现问题,变得不再为其他依赖它的海洋生物提供靠山。

 

但是盖茨认为珊瑚礁还有希望,她发现有一些种类的珊瑚,似乎比其他珊瑚在变暖的海洋环境中拥有更顽强的生命力。盖茨和她的团队正在致力于将这些特殊珊瑚进行大量繁殖方面的研究,也许之后可以将这些更耐高温的珊瑚进行移植,取代那些已经死去的珊瑚。研究团队也在努力尝试研究如何让大堡礁的珊瑚能够变得更耐高温一些。

 

盖茨说:“我们也许可以助大堡礁一臂之力,当情况危急时,我们能够把实验室中成功培育的珊瑚放回海洋,拯救大堡礁。”

 

Core Question 核心问题:探究珊瑚虫与虫黄藻的关系

 

How Corals Build Reefs 珊瑚虫是怎样建造珊瑚礁的?

 

你知道吗?气势恢宏的珊瑚礁其实是由一种小小软软的腔肠动物建造起来的,它们的名字叫做珊瑚虫(Polyps),在它们生长和繁殖的过程中,珊瑚礁就一点一点的建立起来了。

 

  1. 珊瑚虫幼体:珊瑚虫的卵子和精子在海水中相遇后,会受精形成珊瑚虫的幼虫。幼虫附着在海床上,变成珊瑚虫(像淡水中的水螅一样,像海水中的微缩海葵,拥有辐射对称的体型)。larva 幼虫 ;Seafloor 海床
  2. 生长:珊瑚虫会分泌出坚硬的杯状外骨骼,覆盖在自己柔软的身体上,随着珊瑚虫不断生在,外在坚硬的外骨骼也越来越坚硬、越来越厚重。Tentacles 触手; Coral Polyp 珊瑚虫;Skeleton 分泌的外骨骼
  3. 共生:珊瑚虫虽然也能够通过自己的触手捕捉食物,但其生活的绝大部分营养物质都来自于和它共生的虫黄藻。filament纤毛; External layer 外层; Internal layer 内层; zooxanthellae 虫黄藻。
  4. 虫小志大:珊瑚虫死去后,它们坚硬的外骨骼就变成了下一代珊瑚虫生活的基础,就这样,通过一代又一代珊瑚虫的生活,海洋中就出现了我们看到的珊瑚礁,有的时候,一处珊瑚礁的形成需要耗费珊瑚虫们1万年的时间。 Coral polyp 珊瑚虫
46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