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导航栏

Vast, Warm and Elegant

家庭排行的神秘力量

发表于 2014 年 04 月 10 号 目录 作品/works, 生物的生殖发育与遗传 | 家庭排行的神秘力量已关闭评论

643-big-and-little-brothers

 

原文:(http://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mg21929330.700-chance-inheritance-the-subtle-power-of-birth-order.html )

作者:Lesley Evans Ogden

作者个人网站:http://lesleyevansogden.com/Lesley_Evans_Ogden/Services.html

翻译:段玉

本文发表在《科学画报》2014年4月刊 P24-25

 

正文:和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同处于一个时代的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译者注:阿德勒曾拜弗洛伊德为师,后由于观点相左而分道扬镳)认为:在多子家庭中,子女们的排行位置,会潜移默化地塑造他们各自特有的“生活风格”。长子或长女相比于其他弟弟妹妹,对掌控权的追求要更积极,对责任的承担要更主动。最小的弟弟或妹妹往往最缺乏同情心,总是被宠坏。而那些排行在中间的孩子们则性情最平和,也是最有成就的——虽然他们往往也同时是最独立且最叛逆的。阿德勒本人在家中7个孩子中排行第二,也许这和他的观点之间并没有什么巧合。

继续阅读

对王宇擎“人类为什么没有尾巴”问题解答

发表于 2013 年 10 月 2 号 目录 提问/Q&A, 生物的多样性, 生物的生殖发育与遗传 | 对王宇擎“人类为什么没有尾巴”问题解答已关闭评论

       图1 动物的尾                     图2 人类胚胎时期的尾

 

五一假期内同学们按照老师的要求参观了北京自然博物馆,提出了很多有意思的问题。王宇擎问:“人类为什么没有尾巴?
继续阅读

对袁小程“指纹会不会变?”问题解答

发表于 2013 年 10 月 2 号 目录 提问/Q&A, 生物的生殖发育与遗传 | 对袁小程“指纹会不会变?”问题解答已关闭评论

 

袁小程:人手指的指纹会不会变化,比如在受伤之后会不会变成其它形态的?
继续阅读

不走寻常路的种子

发表于 2013 年 10 月 2 号 目录 生物与环境, 生物的生殖发育与遗传 | 不走寻常路的种子已关闭评论

 

2007年西昌之行中,在座谈会上初一5班的王霄桐同学提出了有关太空育种的问题,相关的火箭研究专家们对这个不是自己“专业”的问题没有给出太完整的答案。针对与太空育种其实并没有想像的那样深奥。
继续阅读

基因简单的男性

发表于 2013 年 10 月 2 号 目录 生物的生殖发育与遗传 | 基因简单的男性已关闭评论

 

刘德华唱了一首《男人哭吧不是罪》,激起广大男同胞之共鸣。但是你可曾知道,男人生来就带着“罪”,不是因为男人缺少常哭的习惯,而是男人缺少半条染色体……

继续阅读

困惑的巧合

发表于 2013 年 10 月 2 号 目录 生物的生殖发育与遗传, 科普/articles | 困惑的巧合已关闭评论

001d92f608d20bf4a8ab25

“多胞胎”哥儿几个都长那么像,性格爱好会不会也一样?一个病了,其他几个怎么也跟着浑身不得劲?分隔两地40年,兄弟俩却有着几乎相同的生活轨迹……倘若这一切的发生“纯属巧合”,那这种巧合是不是有点太过蹊跷和神秘?

继续阅读
第 1 页,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