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导航栏

Vast, Warm and Elegant

鸟语与人言

发表于 2014 年 07 月 25 号 目录 作品/works, 动物的运动和行为, 生物的多样性 | 鸟语与人言已关闭评论

Snap1

当你看到冈上和生(Kazuo Okanoya)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时,你就知道这是一个对自己的事业充满了激情的人。冈上和生在日本东京大学专门从事鸟类鸣叫的研究。在他的实验室里有鳞次栉比的鸟笼子,养满了人见人爱的“孟加拉雀”——这些小鸟漂亮又温顺,鸣叫的声音仿佛梦幻一般。

 

冈上和生在日本的乡村长大,那里有很多的野生动物,所以从小他就有专属的野生动物乐园,仓鼠、龟、寄居蟹、花栗鼠、雀鸟等都是他的童年玩伴。长大成人后,他专门从事鸟类鸣叫的研究,倒是件顺理成章的事。而他最近的研究成果,却是“不走寻常路”。冈上和生原本打算探究孟加拉雀的鸣叫如何维系配偶之间的亲密关系,以及加强它们对子女的悉心养育。没想他的研究结果为“人类的语言是怎么产生的”这个亘古谜题提供了线索。

继续阅读

开发蘑菇,拯救地球

发表于 2014 年 07 月 6 号 目录 作品/works, 生物与环境, 生物的多样性 | 开发蘑菇,拯救地球已关闭评论

Investing in fungi, saving the world

index main picture

(本图并非真实拍照,为PS作品)

如果一个人带着顶用蘑菇做成的帽子,你是不是觉得他挺逗的?这个人叫保罗.史塔曼兹,他之所以带着如此奇怪的蘑菇帽子,是想向人们宣扬他正在认真做的事情——通过开发蘑菇来拯救地球。

 

蘑菇是我们对一些大型真菌的俗称。但当提到真菌的时候,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感到不太舒服。人们脑中马上浮现出来的,可能是过期面包上的长出的“毛毛儿”,老旧墙壁洇出的霉印,蛮烟瘴雾之地肆虐的传染病……局限在这里,无疑是对真菌以偏概全了。其实我们吃的香喷喷的面包,喝的爽口啤酒,以及享受的美味的起司,都是真菌对人类的馈赠。看来,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自古以来人们对待真菌的态度,那么“爱恨交加”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继续阅读

蜗牛能够跑多快?

发表于 2014 年 05 月 2 号 目录 作品/works, 动物的运动和行为 | 蜗牛能够跑多快?已关闭评论

1

一只平素行动迟缓的蜗牛迅速地吸引了众人的关注,居然还在F1赛车大赛中拔得头筹。看过电影《极速蜗牛》的朋友们都能叫出它的名字——特博(Turbo)——也只有在电影中,这样“无所谓大小”的梦想才能够实现,而现实生活中的“特博”们能有多极速呢?

 

继续阅读

家庭排行的神秘力量

发表于 2014 年 04 月 10 号 目录 作品/works, 生物的生殖发育与遗传 | 家庭排行的神秘力量已关闭评论

643-big-and-little-brothers

 

原文:(http://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mg21929330.700-chance-inheritance-the-subtle-power-of-birth-order.html )

作者:Lesley Evans Ogden

作者个人网站:http://lesleyevansogden.com/Lesley_Evans_Ogden/Services.html

翻译:段玉

本文发表在《科学画报》2014年4月刊 P24-25

 

正文:和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同处于一个时代的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译者注:阿德勒曾拜弗洛伊德为师,后由于观点相左而分道扬镳)认为:在多子家庭中,子女们的排行位置,会潜移默化地塑造他们各自特有的“生活风格”。长子或长女相比于其他弟弟妹妹,对掌控权的追求要更积极,对责任的承担要更主动。最小的弟弟或妹妹往往最缺乏同情心,总是被宠坏。而那些排行在中间的孩子们则性情最平和,也是最有成就的——虽然他们往往也同时是最独立且最叛逆的。阿德勒本人在家中7个孩子中排行第二,也许这和他的观点之间并没有什么巧合。

继续阅读

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短?

发表于 2013 年 12 月 29 号 目录 生物的多样性, 翻译/translation | 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短?已关闭评论

Snap2

 引言:长颈鹿的因其脖子长而得名,是尽人皆知的。但在人类出现之前,有着很多长脖子的家伙——蜥脚龙。知道了蜥脚龙脖子能够长那么长的道理,你就能明白长颈鹿脖子那么短的原因了……

如果要在众多恐龙中找出来典型代表,伸着长脖子缓缓移动的梁龙算是一个。梁龙属于“蜥脚类”,这个群体都是大块头,拥有着体型最大的陆生动物种类。这些巨兽的体重有的超过120吨,有着超过15米的长脖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数字是长颈鹿脖子长度的6倍之多。

有一天,来自美国健康科学西部大学的韦德尔(Mathew Wedel)接受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泰勒(Mike Taylor)邀请,在泰勒家里共进晚餐。茶余饭后,同为古生物学家的他们聊起了“蜥脚类长脖子的秘密”。在发现谁都无法说服对方之后,他们各自拽过笔记本电脑开始检索,结果更沮丧:所有现存的或灭绝的陆生动物中,脖子的长度都差不多,一般不会超过2.5米。好奇心驱使着他们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近日他们发表了合作的研究结果。

继续阅读

【讲稿】尝试对生物进行分类

发表于 2013 年 11 月 26 号 目录 教案/instruction, 生物的多样性 | 【讲稿】尝试对生物进行分类已关闭评论

Snap1

一,导入

引起兴趣

  1. 游戏:找朋友(找一名志愿者,背向大家,来猜我新交的朋友。我与新交的朋友握手,但不说话,新朋友起立,让大家确认,大家也不要做出任何提示。全体起立,让志愿者来快速地找到谁是我新交的朋友。志愿者说出新朋友可能具有的特征,我只能回答“是”和“不是”,不符合特征的同学请坐,直到留下最后一个站着的同学,就是我的新朋友。)
  2. 评价:怎样才能更快地找出我的新朋友呢?
  3. 引导:通过找到明显的标准,将待筛查群体一分为二,可以更快地锁定目标。
  4. 板书:在黑板上写出找到“新朋友”过程的二分图。
继续阅读
第 3 页,共 25 页12345...102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