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导航栏

Vast, Warm and Elegant

热闹非凡的微生物世界

发表于 2017 年 05 月 3 号 目录 科普/articles, 翻译/translation | 热闹非凡的微生物世界已关闭评论

 

俄勒冈州立大学……

一间昏暗的实验室……

珊瑚堆满了一个玻璃缸……

它散发出光,就如同璀璨的焰火在熄灭前的瞬间,映亮的一片天空。在真实的海洋中,这些不同种类的珊瑚并不会共同生活在一起,但有一个特点,是它们共同都具备的……

“这些不同种类的珊瑚全都是采取共生生活方式的!”整合生物学系的主任弗吉尼亚.魏斯(Virginia Weis)一边向我介绍,一边打量着玻璃缸。“在每一个活珊瑚的体内,都有藻类与之共生,没有了它们,珊瑚们就会白化,最后死去。”珊瑚们将这些单细胞的光合藻类吞入体内,但并不会将它们消化掉——这样做是为了获得藻类光合作用过程中产生的糖。作为回报,珊瑚们除了为藻类提供舒适的安乐窝之外,还为藻类的生存提供营养。

继续阅读

九头蛇效应

发表于 2016 年 03 月 14 号 目录 生物与环境, 翻译/translation | 九头蛇效应已关闭评论

Heracles killing a lobster-bodied hydra, 1565 engraving

九头蛇效应:那些杀不死我的,让我更强大

在古希腊神话中,有一种长着九个脑袋的巨大蛇怪——九头蛇。它吞食田地,残害人畜,真可谓无恶不作。众神之王宙斯的儿子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奉命去铲除九头蛇,却发现每当他砍下九头蛇的一颗头,这只怪物就会立刻长出两颗新头……在生态系统的现实中,想要彻底消灭某种生物并非易事,无论是花园里的“小虫”,还是佛罗里达的“巨莽”,当你想将它们赶尽杀绝时,结果却可能适得其反。园丁使用杀虫剂的目的是想让害虫越来越少;渔业管理者控制捕捞的初衷是为了让鱼越来越多,但事与愿违的结果需要我们做更多的思考。大自然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比如:捕杀某种生物,其结果并不总是让该生物的种群总数减少。若未考虑到这一点,无论是管理生态资源,还是防控虫害,都可能一团糟,甚至连保育濒危物种的尝试都会惨遭失败。

继续阅读

人类演化的冰与火之歌

发表于 2016 年 01 月 23 号 目录 生物与环境, 生物的多样性, 翻译/translation | 人类演化的冰与火之歌已关闭评论

Earth-Wallpaper-Hd-1920x1080

人类的出现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真的可以算作是一曲“冰与火之歌”。曾经间或发生的气候剧变,推动了生命演进的车轮,让我们一步一步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继续阅读

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短?

发表于 2013 年 12 月 29 号 目录 生物的多样性, 翻译/translation | 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短?已关闭评论

Snap2

 引言:长颈鹿的因其脖子长而得名,是尽人皆知的。但在人类出现之前,有着很多长脖子的家伙——蜥脚龙。知道了蜥脚龙脖子能够长那么长的道理,你就能明白长颈鹿脖子那么短的原因了……

如果要在众多恐龙中找出来典型代表,伸着长脖子缓缓移动的梁龙算是一个。梁龙属于“蜥脚类”,这个群体都是大块头,拥有着体型最大的陆生动物种类。这些巨兽的体重有的超过120吨,有着超过15米的长脖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数字是长颈鹿脖子长度的6倍之多。

有一天,来自美国健康科学西部大学的韦德尔(Mathew Wedel)接受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泰勒(Mike Taylor)邀请,在泰勒家里共进晚餐。茶余饭后,同为古生物学家的他们聊起了“蜥脚类长脖子的秘密”。在发现谁都无法说服对方之后,他们各自拽过笔记本电脑开始检索,结果更沮丧:所有现存的或灭绝的陆生动物中,脖子的长度都差不多,一般不会超过2.5米。好奇心驱使着他们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近日他们发表了合作的研究结果。

继续阅读

最大的章鱼-北太平洋巨型章鱼

发表于 2013 年 10 月 2 号 目录 提问/Q&A, 生物的多样性, 翻译/translation | 最大的章鱼-北太平洋巨型章鱼已关闭评论

在初二讲到“水中生活动物的运动方式”时谈到章鱼乌贼的倒退式运动,一些学生对于此部分知识很感兴趣。正好,之前曾经帮《少年科学》翻译过一篇《北太平洋巨型章鱼》的文章,节选如下,希望能够帮同学们补充一下有关大章鱼的相关知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