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导航栏

Vast, Warm and Elegant

家长如何正确地和孩子进行STEM阅读

在中国,对于高质量教育的追求一直没有停歇过,即使是在“文革”十年中,那些追求思维乐趣的学习者们,也仍然为着那些凝结着人类智慧的文本,有着近乎疯狂的迷恋。到农村插队的王小波随身带着奥维德的《变形记》,众人争相借阅,最后这本书也许是被人看没了的……又过了将近半个世纪,现在校园里的学生,对于曾经那种知识沙漠的惨状已经难以想象了。他们拥有的,同样是那“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的王小波难以想象的——随处可见的书店,随手可触的图书,随时可以检索的互联网海量信息……但这一代学习者的烦恼也随之而来,在品类众多的图书中,怎样选择适合自己的那一本?在更迭速度如此迅速的信息汪洋中,如何快速搜索到自己想要的那一条?在许多教育理念纷至沓来之时,怎样才能最有效将其内化为我们自己的?这些拷问,不仅仅是针对学习者个体的发难,也是对有追求的家长、勤思考的教育者们的追问。这时一种吊诡的现象就出现了——生活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世界,不具备甄别信息能力的人,就如我们生活在丛林中的原始人祖先,身处富饶,却逐渐饥饿至死。

一、教育的四个层面

 

学校是解决这个矛盾的最佳场所——但不是唯一场所。家庭是解决这个矛盾的最重要场所——但易误入歧途。目下的中国,对于高质量教育的追求变得更加具体,更加理性,更多了反思。但一切又“都像刚睡醒,欣欣然张开了眼……”,更多高素质的家长逐渐意识到让自己的孩子具备思考能力、动手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沟通交流的能力,不仅是达成短期的功利目标——提高学习成绩的有效手段,同时也是在为自己孩子一生的成功奠定基础。更多负责任的学校也在尝试落实“授人以渔,而不仅仅授人以鱼”。如果我们把解决这个矛盾的任务分解一下,理想的状况是从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个人自我教育这四个层面共同发力,步调一致,多快好省地实现教育效果的最大化。从更现实的角度出发,则是学校教育为先锋,家庭教育做提升,社会教育做补充,个人自我教育持续一生。

好的教育最奢华的结果就是让学习者“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本着这个方向,学校教育,最期待的就是学生不想放学,下课之后,还想了解更多课上学习的有关内容。家庭教育,最期待的就是孩子从心底由衷地亲近自己、信任自己、佩服自己,想成为爸爸或妈妈那样的人;社会教育,最佳的存在,就是让人们觉得它最应该存在的形式就是那样的,发达文明的社会氛围可以潜移默化地塑造人性,使人不断向善、向真、向美;个人教育的发生则得益于很多相关因素,也许是一首歌、一个故事、一本书、一个榜样,这是外在的;内驱力则更多源自外在因素带来的顿悟或追求,以及天性。

 

二、见树叶,见树木,见森林

 

讨论完理想的教育,我们从与学习者关系最紧密也影响最大的两个维度——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再看一看眼前的现实:好教师难觅,昔有孟母三迁,今有高价学区房。开明的家长和不开明的家长,都认为自己是开明的家长(读到此处还能继续的家长,多半是比较开明的家长了)。我们暂不谈难以调和的现实处境,拨开所有外界干扰的迷雾,作为教师和家长,我们还有没有更简单明晰的优秀教育操作指南呢?有啊,六个字——“选对书,用对书”。

我在介绍STEM读物怎么选、怎么用之前,为什么要铺陈这么冗长的介绍?是为了让老师和家长们先注意到教育这个“森林”是什么样子,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一看STEM这棵大树。在教育过程中,最忌讳的事情之一就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如果继续这个类比,对于STEM这棵大树来说,一本STEM读物,就是一片树叶。发现了吗?我带着你抽丝剥茧地看到美好的教育之下,其支持的结构是层层叠叠的,很多教师和家长对于美好教育为什么没有发生的困惑,来源于聚焦问题的层次不对,只有清楚了问题的症结所在,问题才有可能得到改善。接下来,我们就聚焦在STEM读物这片树叶上,但千万注意,别“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三、STEM好书什么样?

 

美国科学教师协会(NSTA)这样解释STEM:STEM的含义远超四个学科(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组合,它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认知和探索世界的方式。STEM是一种包含着科学及工程实践本质的方法,是一个编织着数学、技术和沟通技巧等的探索过程。STEM与我们所处的世界无缝衔接。

2018年,在美国亚特兰大的ITEEA第80届年会上,我有幸和STEAM教育创始人Georgette Yakman再次见面,我们交换了彼此对于STEM和STEAM教育的看法。她告诉我,其实STEAM中的A,与其说是Arts,不如说是Humanity(人文、人性)。你能想象没有人性的教育吗?好的教育都是富于人文关怀和温暖人性的。我在那届年会上应邀发表演讲的主题,就是有关于国内当时STEM教育及STEAM教育的一些观察和思考,我对那些只为了贴合名词概念做“拼盘式”STEM课或STEAM课的乱象进行了批评,因为它们都欠缺着Humanity。在演讲中,我也表达了我对于优质的STEM及STEAM教育的追求应该是:用语言,将观察、思考和实践,艺术化地与科学、技术、工程、数学融合在一起,浑然天成而又润物无声。STEAM的出现,是为了强调在STEM的教育过程中,不要忽略了艺术和人文以及人性。

从优秀的STEM教育中,可以折射出好的STEM读物的模样了:它们应该能帮助读者理解科学的本质,能为读者提供精确的科学知识,能引导读者进入探究过程。换句话说,好的STEM读物应该能让读者:动眼(文本引人入胜又在科学性上适恰于读者的年龄段)、动手(训练操作)、动脑(促进思考)。我们不妨称其为选择STEM读物的“三大纪律”。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科学的种子/阅读的根”(Seeds of Science/Roots of Reading)项目就专门研究了如何通过阅读和书写来促进科学探究能力。他们归纳的学习模式是:做一做、谈一谈、读一读、写一写。项目组发现,学生通过文本阅读,不仅能增强科学探究能力,还可以增强阅读能力。无独有偶,关注双母语教育的“小海绵”(Little Sponges)项目所研究的学习者从2岁开始。这个项目是力求通过语言习得,结合STEM和艺术及体育,让幼儿获得全方面的发展。“小海绵”的教学实施模式是:看一看、学一学、玩一玩。不难发现,当关注阅读文本和STEM时,仅仅关注“科学家做了什么”是远远不够的,还要让读者知道“科学家是怎么做的”。当你在书店琳琅满目的书架前踌躇,犹豫哪个才是好的STEM读物时?搬出我们的三大纪律吧:动眼、动手、动脑。

 

四、STEM好书怎么用?

 

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把握好了“三大纪律”,你的STEM好书会越来越多,但书只有充分使用,才能令其价值得到真正体现。这个过程作为引导学习者的教师或者家长,需要有八项注意。

  1. 结合诵读

两份分别发表于2008年和2014年的研究报告称,针对于小学阶段的学生和幼儿园阶段的孩子,在阅读STEM读物的时候,适度地结合诵读活动,可以让习得效果更明显。

  1. 调整比例

随着读者年龄的增长,STEM读物中信息化部分的内容和文学化部分的内容比例需要进行调整。美国流行的教学标准——通用核心标准(Common Core Standard)中显示,3年级和4年级的学生,在阅读STEM读物时,其文本内容中的信息化部分与文学化部分的比例基本就可以持平了,到12年级时,STEM读本中信息化部分的比例建议在70%以上。

  1. 父母参与

如果你是教师,可以尝试组织一些学生和家长共同参与的活动,让家长参与到学生的STEM文本阅读中。如果您是家长,那么建议您主动和学生一起动手操作、一起讨论、一起查资料、一起分享思考的喜悦。

  1. 把书读薄

在阅读完相应的STEM读本之后,让孩子当老师,给您讲一讲。书中科学家做了什么?科学家是怎么做的?这个孩子用自己的话讲述的过程,对他的思维能力、记忆能力和表达能力都是极好的培养。这个过程还能让孩子自己体会科学的精神,自己归纳科学研究的特点等等。其宗旨就是把书读薄。

  1. 把书读厚

要想让孩子把手中的STEM读本读厚,尤其需要教师或家长的引导。教师可以设计STEM游学,家长可以考虑STEM旅行,经常去与书中介绍内容相关的天文馆、科技馆,你能发现孩子马上就能学以致用,如此这般,不断积累的成就感,会更鼓励孩子认真地阅读STEM读本。这就是把书读厚。

  1. 螺旋上升

校内的教师更易采用这个策略,根据整体的学校课程,可以尝试在讲授新知识的时候,让学生回顾读过的相关STEM读本。家长也可以有意识地设计系列性阅读活动,让学生的STEM阅读更成系统,杷梳知识网络,构建智慧大厦。

  1. 善用媒介

有一些人把电纸书、电脑当作消弭纸质书的洪水猛兽,其实大可不必。它们各有优势,完全可以优势互补、相互结合。当STEM读本中介绍到的知识过于远离学生的生活实际和学习实际时,教师或者家长可以尝试用视频或图片,为孩子提供相关知识更立体的认知机会。

  1. 按图索骥

当孩子手中的STEM读本读完时,可以尝试引导他去寻觅更深入或者更全面的相关读本,注意培养他这个意识。我们最后期待的目标是,让孩子对于STEM的学习沉迷其中,欲罢不能。

 

参考文献:2017 The Role of Books and Reading in STEM

 

46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