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导航栏

Vast, Warm and Elegant

第三关:不务正业的修道士

发表于 2020 年 05 月 12 号 目录 传媒/Media | 第三关:不务正业的修道士已关闭评论

Screen Shot 2020-05-09 at 04.09.08.png

你的最后一个挑战来了:第3关 祝你通关快乐!

《不务正业的修道士》

从前,

有个修道士,

通过个人的努力和尝试,

解决了长久困扰人们的一个事。

 

为什么有些生物的特征,会稳定的从上一代传到下一代?俗话说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于此同时,也会在新的一代身上出现上一代所没有的一些特征呢?也是俗话说的“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呢?第一个用科学方法解决这件事的人,是个不务正业的修道士,让我们看这幅漫画。

 

Monk Finds Gene; World Yawns!

 

Fifty years of research had failed to find any precise law of inheritance. Obviously, discovering the right formula, if possible, was a job requiring superhuman patience, unlimited time, and, as it happened, a miracle of luck.

 

No wonder it happened in a monastery…

 

这幅漫画说到的Monk,就是遗传学之父,奥地利的孟德尔[i]。他的本职工作是修道院中的修道士,后来还当上了修道院的神父,但他更为后人所称道的,其实是他在8年的豌豆杂交实验中发现的遗传规律——我们现在称其为“孟德尔定律“,这个定律啊,就帮我们解决了,困然人们很久的“上一代和下一代像与不像”的问题。

 

但孟德尔的真知灼见一直等到他去世,也没有获得当时人们的重视,是个孤独的天才。书中对这段的标题写的是“Monk Finds Gene; World Yawns! ”修道士发现了基因,全世界只是打了个哈欠,这就是对孟德尔生不逢时的感叹啊。

 

这里面的Monk一词,是作者对孟德尔有点戏谑的称呼,其实可能也代表了很大一部分无神论者对有宗教信仰人士的偏见,各位同学不要犯这样的错误。大家以后都会走出国门,遇到更多持有不同信仰的朋友,首先各位同学要做到的就是尊重彼此的信仰;其次,大家要认识到,宗教是人们社会五彩斑斓的文化组成之一;最后,不同的宗教就像不同的透镜,可以帮我们从多个角度来观察人类的文明。掌握这三个原则“尊重信仰,和平共处,积极欣赏”,对你在不同文化背景中得到尊重和喜爱,都至关重要。

 

在国内,同学们印象中比较熟悉的宗教人士形象,可能是佛教的和尚和尼姑,以及道教的道士和道姑了。我们经常用“出家人”来统称这些远离人间烟火,修禅礼佛的人,英文对应的Monk就可以比较准确地翻译为“出家人”。但孟德尔在修道院里的真正身份,英文其实应该是Friar,我们翻译为修道士。这和我们平常理解的“出家人”是不一样的[ii],修道士,不是遁世,而是积极接触人群的,孟德尔在当修道士的同时,做过多年的物理学教师和高中代课教师,还去维也纳大学进修过。

 

大家出国之后,会更大概率地遇到神职人员。也许你的住家爸妈就是当地的牧师,英文叫做Pastor,这个词原来是“牧羊人”的意思。牧师有点像当地人的宗教精神领袖,帮助教徒们答疑解惑,引领当地教徒学习教义。我在翻译这本《生命密码》的时候,正好有一段时间住在美国加州北部的一个小城里,我的住家男主人,就是当地的牧师Pastor。我曾经和他就这本书中的一个圣经故事,“雅各的羊群”有过一段很有趣的讨论。当时的我,是严格地遵守了我之前提到的“尊重信仰,和平共处,积极欣赏”的三原则的。所以,我们的讨论不存在我是不是用科学说服了他,还是他用宗教教化了我的问题,而是我们彼此收获了各自都觉得有趣的观点和故事。

 

我的牧师朋友在证明上帝也像帮助雅各一样,帮助过他时,告诉我他大学毕业后去当兵,被派往夏威夷驻扎。他的顶头上司班长对这群新兵中唯一一个大学毕业生的他左右刁难,他也不清楚具体的原因,只能做好手中的事情,同时向神祷告。后来有一天,一纸调令,把这个总是欺负他的班长调走了,在接下来的几年,他的人生仿佛走入了快车道,因为业务出众,他很快升到了高阶官衔。突然有一天,那个曾经欺负他的班长又被调回到夏威夷营地,但是彼时彼刻,他的官衔却恰巧比我的牧师朋友低了一个等级,两个人的境遇发生了180度的调换。说到这里,牧师向我笑了一下说,“我不计前嫌地对他一视同仁,因为上帝与我同在。”当时的我,很得体地向他微笑并祝福他。

 

在我曾经还未掌握与不同文化背景的朋友接触时应该注意的“三原则”之前,也犯过可笑的错误。那应该是2008年,我当教师的第三年。有一天,我刚刚下了实验课,在整理实验器材,一个外籍教师站在门口,很感兴趣地看着实验台上的显微镜。Would you want to have a look? 你想不想看一看啊?我指着桌子上的显微镜问他。Sure。当然了,他说。然后我就认识了这个叫Lawson的美国小伙子。他告诉我他刚刚大学毕业。What’s your major?你学什么专业啊?我问他。Theology,他说。这是一个当时我不明白的词,当我弄明白他的专业是神学(Theology)的时候,我马上脱口而出,Hey, are you a monk? 你是个和尚吗?Lawson马上对我笑了,说不是的,我还没决定出家,哈哈。你看,当时对中西文化了解有限的我,也存在和漫画作者同样的偏见——认为研究神学的就是出家人。

 

和Lawson熟悉了之后,他说可以带我去教堂看看,我们就一起去了北京海淀的基督堂。那天刮大风,我们顶着风走,被风吹得根本睁不开眼。终于到了教堂门口,我兴奋地向走在前面的Lawson喊——因为风太大,说已经不足以听见了,我喊:“Hey, buddy, finally, we arrived at this holy site.”(嗨,哥们儿,我们终于抵达这个神圣之地了。)Lawson突然转身,走近我,用手指着我的胸膛说:“The holy site is here, in your heart.”(神圣之地就在你的心里。)我虽然是无神论者,但Lawson转身向我说的这段话,让我对于这样虔诚的宗教信仰者,怀有着满满的尊重和崇敬。

 

从这点上来看,大家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书中在描述修道士孟德尔成就的时候,会有这样一句话:Obviously, discovering the right formula, if possible, was a job requiring superhuman patience, unlimited time, and, as it happened, a miracle of luck. No wonder it happened in a monastery… 很显然,这个规律的最终发现,是需要超乎常人的耐心、无穷的时间以及奇迹般的运气才行的。难怪这个梦想最终在一所修道院中变为了现实……那么,了解了这些背景之后,大家对于修道士出身的孟德尔为什么可以做出超越时代的研究成果,是不是也就更容易理解了呢?

 

[i] https://www.biography.com/scientist/gregor-mendel

[ii] https://en.wikisource.org/wiki/Catholic_Encyclopedia_(1913)/Friar

继续阅读

第二关:那些中国制造的外语

发表于 2020 年 05 月 12 号 目录 传媒/Media | 第二关:那些中国制造的外语已关闭评论

第二关的测试来了:第2关

继续阅读

第一关:英文中的“望文生义”

发表于 2020 年 05 月 12 号 目录 传媒/Media | 第一关:英文中的“望文生义”已关闭评论

Screen Shot 2020-04-27 at 22.51.19.png

汉语中,望文生义是个贬义词,意思是指不了解某一词句的确切涵义或来源缘由,光从字面上去牵强附会,做出不确切的解释。我也不主张同学们在阅读英文时,对不懂的词瞎猜含义,查字典才是正途。但有的时候,比如考场上,路途中,我们不能或不方便查字典的时候,总要对不懂的单词猜一猜是什么意思的,然后再结合前后文上下句来验证。有些英文词汇,不仅好猜,还可以帮你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其含义。

Reproduction,就是这样一个词。Re-这个词缀大家都很熟悉,有“再次”的意思。那么如果你知道Produce或Production是生产的意思,就基本能猜到Reproduction可能是“再次生产”了,中文意思是“繁殖”,结合“繁殖”的定义:指生物为延续种族所进行的产生后代的生理过程,即生物产生新的个体的过程。我们如何结合Reproduce这个词来理解,是不是对“繁殖”的本质,也就一目了然呢?

Hooke_Leeuenhoek-web.jpg

胡克还是虎克?中文生物教材中,这两个如雷贯耳的科学家,经常被仅用中文的学习者弄混。因为翻译对于国外科学家的名字进行音译时,碰巧让这两个科学家变得好像兄弟俩或把兄弟似的。实际上,胡克(Rober Hooke,罗伯特.胡克)是英国科学家,曾经和大科学家牛顿吵过架。牛顿曾经说过“我之所以能够看得更远,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其实,就是在一封信中讽刺胡可是个驼背——站不直。虎克(Antony van Leeuwenhoek,安东尼·列文虎克)则是荷兰的科学家,本行是布点的老板,对这个名字更精准的音译,应该是“列文虎克”,不能拆开,因为Leeuwenhoek是人家的姓氏。

imgbin-circulatory-system-heart-blood-vessel-human-body-organ-system-plasma-2p8KjDqfJf8nFNhfQDc9bcwHK.jpg

静脉、静脉血、动脉、动脉血,傻傻分不清……在学习人体血液循环时,若只使用中文,会很容易被四个概念绕晕:动脉,静脉,动脉血,静脉血。这时,只需要加入英文名词的解释,就直接降低了理解难度:动脉(Artery)静脉(Vein),动脉血(Oxygen-rich Blood,富氧血),静脉血(Oxygen-poor Blood,贫氧血)。好了,现在你只需要认识Rich是富有,Poor是贫穷,两种血液的本质就找到了,同时,使用英文来重新观察这四个事物,绝对不会将“动脉”和“动脉血”进行不自觉地联系,因为在英文中,这些词汇之间有着天差地别,所以,理解不同血管和不同种血液之间的关系,也就更容易了。

好了,阅读完毕,闯关开始:关卡1测试

继续阅读

快来破解生命密码!

发表于 2020 年 05 月 12 号 目录 传媒/Media | 快来破解生命密码!已关闭评论

Picture1.png

立志用漫画拯救世界的Larry Gonick, http://www.larrygonick.com/

做过20年《纽约客》杂志的漫画专栏编辑罗伯特.曼考夫说过,“幽默戳穿神话并解放我们。”套在科学头上的“神话”真的是不少,有的说科学高冷难爱,有的说其艰深枯涩。但科学漫画作者拉里.高尼克显然不同意,他本科和硕士就读于哈佛大学数学系,却立志“用漫画拯救世界”。

如果你想尝试一下,看看漫画书就把英语和科学知识都学到手的话,那么你就来对地方了。在这里,我们将带着微笑一起来聊拉里.高尼克的这本《生命密码》。

WechatIMG1.jpeg

作为这本书的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一直感慨,如果学生时代的我,能读到这本书的话,那该在生命科学知识之外,收获多少额外的乐趣啊?这本书不仅提供了对于科学概念的解读,还介绍了许多围绕着科学家和科学概念的时代背景,文化掌故——当然也少不了漫画书所特有的插科打诨。学过相应概念的人,在阅读的过程中,会感觉发现了老朋友身上的新特点,因为作者的解释角度有的时候出人意料,而初学者则能从图文并茂的“三种语言”中,从不同维度去认识书中的这些新朋友。

书已经很好了,我直接读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听你在这啰嗦呢?我有四个你无法拒绝的理由。

  • 第一,此书作者,是以欧美读者为目标来写作的,为了保障翻译的精准,我不仅需要翻阅很多教科书及最新的研究文献,还要检索日常英语的一些表达技巧。同时,为了让语言更贴近作者“书呆子式诙谐”的风格,也为了让国内读者更易理解,在全文直译之后,我又多次调整了语言风格。所以书中有些地方你会发现中英双语不能一一对应,这就是保障精确性与可读性时带来的“副作用”。另外,作者大量使用了“双关语”,将历史、宗教、政治信手拈来,嫁接在文本中,欠缺背景知识的读者,可能无法get 到笑点,也就更难有悠然心会的满足感了。在我的“啰嗦”中,会补充解释我的翻译技巧及这些背景知识。
  • 第二,限于书的体例,很多我在翻译过程中的思考,是无法添加进去的,这些“欲说还休”的部分虽然不影响整体阅读的流畅性,但如果某些话题可以展开再说一说,就更有意思了。想获得阅读有限文本之外更多的乐趣,你可别错过我的“啰嗦”。
  • 第三,英语是一个获取信息的工具。最好的英语“学习”方法,就是“用”英语。2016年的暑假,我需要给120名高一新生,讲解基因工程的相关知识。为了让自己的备课更充分,我开始翻译这本书。在这次“用”的过程中,我发现,书中有大量用英语和中文同时讲解时,科学概念更容易理解的例子。在我的“啰嗦”中,我会为你呈现中英文同时使用时,对科学概念理解的另一番景象。
  • 第四,我已经准备了许多本刚刚出版的《生命密码》新书。如果你可以听完我的“啰嗦”并抢先完成了你的闯关任务,你将得到一本《生命密码》。先到先得。

好了,我知道你已经不耐烦地想要听我的“啰嗦”和开始闯关了。规则只有一个: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展示内容,每个人都能直接听我的“啰嗦”,但只有注册为“学习者”,才可以开始闯关。注册的方法是,用你的邮箱给 danny.duan@flacademy.cn 发一封邮件,写清你现在所在的学校,年级、班级和姓名,然后你就可以开始闯关了。好了好了,排好队,不要抢……

Screen Shot 2020-05-09 at 00.20.20.png

漫画,带给我们快乐,吸引我们开卷有益。英语,是个工具,掌握工具的最好方法就是使用它。科学,是一座富矿——充满惊喜和无限的价值。一起来看,来聊,来玩吧。

第一关:英文中的“望文生义”

第二关:那些中国制造的外语

第三关:不务正业的修道士

在闯关的过程中,若有任何问题,可以联系段玉佩老师。在你闯完三关之后,位列前茅的你,会收到段老师发给你的证书,同时你也会收到领取新书的方法。

邮箱:danny.duan@flacademy.cn

继续阅读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

发表于 2020 年 04 月 10 号 目录 杂谈/Points |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已关闭评论

作为教师,想要知道学生到底是不是掌握了你所教的内容,了解他们掌握到什么程度,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前有布鲁姆设置7层教学目标,立意高深,让所有教者都头脑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去什么地方,但作为知识世界的导游,教师光知道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还不太够,还要确保跟着自己逛的学生们,这些知识世界的游客,也去到了那个该去的地方。后有美国NRC在21世纪初在发布的报告《知道学生知道什么》Knowing What Students Know提出的评估三角“Assessment Triangle”,更直接地说明了,教学评估是在“观察”,“认知”和“整合”三者之间的博弈,一个好的教育者,应该像福尔摩斯那样,从蛛丝马迹中摸排到线索,并最终锁定真凶。可惜的是,教学现场毕竟不像读小说,后者是柯南道尔“将网状的思想,通过树状的句法,用线性的文字展开”,这是编码,而前者是个“解码”的过程。在解码中,教师需要在承担解码器的角色同时,还能同时做“传感器”,得到学生瞬息万变的反馈同时,即时地做出教学调整。
评估三角“Assessment Triangle”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教学端的花样层出不穷,录播,直播,VR体验……但评估的环节,大部分学校依然除了选择题之外,没有更多快好省的形式。越是规模宏大的教学,评估精度就越差——这是悖论,没办法,众口难调啊。美国国家科学教育标准的实施,21世纪技能关注的终生学习能力,交流能力,合作能力等,到底落实了没有,怎么才能知道是落实了,更是镜花水月一般。虽然各个名牌大学都在以自己对于标准化考试嗤之以鼻来显示自己的超凡脱俗,但名牌中学和小学的入学考试中,MAP测试,小托福测试成绩,依然是硬通货不假。想做个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吗?先不要因为成绩太差而吓没了魂儿才行。
 
教书13年了,渐渐也信服了初登杏坛时老先生们给的一些教诲——一个好老师的能力,有很多,不教个10年书,是拥有不了的——当时只道是寻常,而今则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做“悠然心会”。与此同时,也更坚定了自己对于中国教育发展可以弯道超车,快速提升的观点:对西方的教育技术,实行拿来主义,别客气。在时间中刻意练习,确实可以让一个青涩的教师逐渐升级,而与此同时,配之以技术辅助,则可以更高效地实现教学力升级。神枪手当然不是一天就能炼成的,但鸟枪换炮之后,战斗力会指数级提升。
 
VR技术用于教学评估,是否可以在教学中让学生如玩角色扮演游戏一般,沉迷学习不可自拔?当然没有简单的答案,但多一个观察维度,肯定能让现实更清楚一些。
 
 
参考文献:
Clarke-Midura, J., & Dede, C. (2010). Assessment, technology, and change. Journal of Research on Technology in Education, 42(3), 309–328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2001). Knowing what students know: The science and design of educational assessment.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VR评估:https://www.virtualassessment.org/
继续阅读
第 1 页,共 58 页12345...10203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