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导航栏

Vast, Warm and Elegant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

作为教师,想要知道学生到底是不是掌握了你所教的内容,了解他们掌握到什么程度,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前有布鲁姆设置7层教学目标,立意高深,让所有教者都头脑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去什么地方,但作为知识世界的导游,教师光知道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还不太够,还要确保跟着自己逛的学生们,这些知识世界的游客,也去到了那个该去的地方。后有美国NRC在21世纪初在发布的报告《知道学生知道什么》Knowing What Students Know提出的评估三角“Assessment Triangle”,更直接地说明了,教学评估是在“观察”,“认知”和“整合”三者之间的博弈,一个好的教育者,应该像福尔摩斯那样,从蛛丝马迹中摸排到线索,并最终锁定真凶。可惜的是,教学现场毕竟不像读小说,后者是柯南道尔“将网状的思想,通过树状的句法,用线性的文字展开”,这是编码,而前者是个“解码”的过程。在解码中,教师需要在承担解码器的角色同时,还能同时做“传感器”,得到学生瞬息万变的反馈同时,即时地做出教学调整。
评估三角“Assessment Triangle”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教学端的花样层出不穷,录播,直播,VR体验……但评估的环节,大部分学校依然除了选择题之外,没有更多快好省的形式。越是规模宏大的教学,评估精度就越差——这是悖论,没办法,众口难调啊。美国国家科学教育标准的实施,21世纪技能关注的终生学习能力,交流能力,合作能力等,到底落实了没有,怎么才能知道是落实了,更是镜花水月一般。虽然各个名牌大学都在以自己对于标准化考试嗤之以鼻来显示自己的超凡脱俗,但名牌中学和小学的入学考试中,MAP测试,小托福测试成绩,依然是硬通货不假。想做个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吗?先不要因为成绩太差而吓没了魂儿才行。
 
教书13年了,渐渐也信服了初登杏坛时老先生们给的一些教诲——一个好老师的能力,有很多,不教个10年书,是拥有不了的——当时只道是寻常,而今则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做“悠然心会”。与此同时,也更坚定了自己对于中国教育发展可以弯道超车,快速提升的观点:对西方的教育技术,实行拿来主义,别客气。在时间中刻意练习,确实可以让一个青涩的教师逐渐升级,而与此同时,配之以技术辅助,则可以更高效地实现教学力升级。神枪手当然不是一天就能炼成的,但鸟枪换炮之后,战斗力会指数级提升。
 
VR技术用于教学评估,是否可以在教学中让学生如玩角色扮演游戏一般,沉迷学习不可自拔?当然没有简单的答案,但多一个观察维度,肯定能让现实更清楚一些。
 
 
参考文献:
Clarke-Midura, J., & Dede, C. (2010). Assessment, technology, and change. Journal of Research on Technology in Education, 42(3), 309–328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2001). Knowing what students know: The science and design of educational assessment.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VR评估:https://www.virtualassessment.org/
468 ad